駿馬奔騰勇向前 壯美北疆盡歡歌——新中國70年內蒙古實現跨越式發展

  • 2019-10-22 14:45
  • 來源: 經濟參考報

  套馬手在內蒙古西烏珠穆沁旗巴彥胡舒蘇木白馬繁育基地的草原上套馬。記者 任軍川 攝

  正在進行高速綜合檢測的列車行駛在呼張高鐵烏蘭察布市境內。新華社發(唐哲 攝)

  這是一方沃土:“藍藍的天上白云飄,白云下面馬兒跑”,遼闊壯麗,資源富集。

  這更是一方熱土:各族干部群眾發揚吃苦耐勞、一往無前的“蒙古馬”精神,接續奮斗,砥礪奮進。

  翻身解放離舊苦,改革開放踏新程。與新中國70年共榮,內蒙古自治區不斷筑起成就的大廈:

  經濟總量由1949年的7億元增加到2018年的17289億元,按可比價計算,增長約595倍;

  原煤、煤制天然氣和外送電量均居全國首位,稀土新材料、多晶硅等產業規模全國第一;

  牧民人均預期壽命已達75.3歲,比1949年的19.6歲翻了近兩番;

  2013年以來累計減貧142萬人,貧困人口減至15.24萬人,貧困發生率降到1.06%;

  旅游收入突破4000億元,“草原魅力”正吸引越來越多的八方游客……

  新時代,內蒙古各族群眾正堅定不移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路子,努力將祖國北疆這道風景線打造得更加亮麗。

  從“手無寸鐵”到鋼鐵洪流

  云騰草原“新”力澎湃

  軋機轟鳴!一塊火紅的鋼坯在包頭鋼鐵集團萬能軋鋼生產線上逐漸延長,2分35秒后被軋成一根高鐵鋼軌。

  2007年以來,包鋼支撐了國內近1/3的高鐵鋼軌需求,近期又研發出性能更高的第三代稀土鋼軌等產品。“高鐵是中國的‘名片’,我們有信心讓它跑得更快更穩!”包鋼工程師烏云達來自豪地說。

  歲月滄桑,舊貌新顏,包頭僅是內蒙古實現經濟跨越式發展的一個縮影。

  時光回溯70年,當時內蒙古僅有一些鐵器作坊,買個馬掌還得跑半天。作為首批建設的三大鋼鐵基地之一,包頭生產了新中國第一輛坦克、第一門高射炮、下線了世界最大電動輪礦用車,擠壓出國內首根大口徑厚壁無縫鋼管……

  “羊煤土氣”被稱為內蒙古經濟的象征。但在新中國成立前,內蒙古僅有4家小煤礦,年產量僅35萬噸,油氣開發是空白,發電容量不足1萬千瓦。

  “都知道腳下有煤,卻挖不出來,更燒不起。”家住鄂爾多斯市達拉特旗中和西鎮太興村的郅文琴今年95歲,她回憶說,舊社會老百姓守著“煤海”,夜里只能用篝火、油燈照明,冬天撿柴草燒火取暖。

  是新中國建設的熱潮,加快了內蒙古資源能源開發,讓內蒙古逐步崛起為北疆的一塊發展高地。黨的十八大以來,內蒙古更是跳出簡單“挖煤賣煤、挖土(稀土)賣土”的粗放發展模式,調結構、轉方式,建設國家重要能源、新型化工、有色金屬、戰略性新興產業基地,開啟高質量發展新征程。

  “煤田變‘油田’,已非天方夜譚。”國家能源集團鄂爾多斯煤制油分公司總經理王建立興奮地說。該公司擁有全球首條百萬噸級煤直接制油生產線,所產的柴油、航空煤油等油品質量明顯高于石化產品。

  煤制油、煤制氣、煤制烯烴、煤制甲醇……近年來,內蒙古緊跟能源技術革命趨勢,抓住煤炭清潔高效利用的市場機遇, 引導企業走轉化增值之路,已構建起全球最大的現代煤化工產業集群,2018年底煤炭轉化率突破38%。

  “30年前,內蒙古用羊絨羊毛‘溫暖全世界’,15年前,內蒙古用煤炭‘溫暖全世界’,在新時代,我們將用現代能源‘溫暖全世界’。”自治區發改委主任龔明珠說。

  工業亮眼,農牧業也很“醒目”。70年前,全區糧食產量僅為18.5億公斤,牧民吃糧靠返銷,2018年則達到355.3億公斤,是6個糧食凈調出省份之一。去年,牲畜年末總頭數達到7279萬(頭)只,比1949年末增長6.5倍;年產牛奶700多萬噸、肉類250多萬噸,牛奶、羊肉、羊絨等畜產品產量穩居全國首位。內蒙古已經成為全國重要的綠色農畜產品生產加工輸出基地,伊利、鄂爾多斯、蒙牛等成為耀眼的名片。

  更引人矚目的是產業轉型升級,使古老草原與嶄新時代同步。云計算、大數據、新材料、新能源、高端裝備……一個個新產業、新業態開枝散葉,多元發展、多極支撐使內蒙古前進動能“新”力澎湃。

  百度、阿里巴巴、騰訊、上海證券交易所……2015年以來,先后有68家網絡巨頭和大機構、大企業用戶入駐中國電信云計算內蒙古信息園,將這里作為自己的全國性數據中心。形成“南貴(貴陽)北烏(烏蘭察布)”格局,內蒙古的云計算數據中心服務器承載能力已居全國第一。

  從風沙肆虐到綠鎖“黃龍”

  筑牢生態安全屏障

  “黃沙滾滾半天來,白天屋里燃燈臺。行人出門不見路,莊稼牧場沙里埋。”往年風沙肆虐的景象,81歲的“治沙名人”高林樹記憶猶新。

  高林樹家住達拉特旗中和西鎮官井村,位于庫布其沙漠的東南緣。“當時,綠色在父母心中最珍貴,就給我起了這么個名。”他感慨地說。

  官井村曾經的處境,是內蒙古生態狀況的普遍寫照。

  新中國成立后,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內蒙古各級黨委政府帶領群眾積極開展草原建設、風沙治理,涌現出“牧區大寨烏審召”等眾多生態建設典型。然而,受發展理念和片面追求經濟利益等因素影響,未能走出“邊治理邊破壞”的困局,生態形勢日趨嚴峻。

  鄂爾多斯市林草局局長韓玉飛說,最多的一年,當地竟出現沙塵天氣82次。

  內蒙古的生態如何,不僅關系全區各族群眾生存和發展,還關乎“三北”乃至全國生態安全。把內蒙古建成我國北方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是內蒙古必須自覺擔負起的重大責任。

  黨的十八大以來,內蒙古持續推進天然林保護、京津風沙源治理等重大工程建設,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打造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體,著力建設生態文明。

  還草還出“碧綠”。內蒙古擁有13.2億畝草原,占全國的1/5多,是全國最大的天然牧區。自治區通過全面實施退牧還草、草原生態保護補助獎勵等制度,引導農牧民禁牧、休牧和劃區輪牧,使全區草原植被平均蓋度穩定在44%。

  禁伐禁出“濃蔭”。自治區成立之初,森林覆蓋率僅為7.73%,去年底已提高到22.1%。內蒙古大興安嶺重點國有林管理局黨委書記陳佰山頗為自豪地說,天然林保護工程實施20多年來,大興安嶺林區“砍樹”逐步轉向“看樹”,至去年底共新增林地1.38萬平方公里,相當于283個西湖的面積。

  治沙治出奇跡。騰格里沙漠東南緣已建成長350公里、寬3公里-20公里的林草帶,烏蘭布和沙漠東緣已形成長191公里、寬0.5公里-1公里的防風固沙林帶,沿巴丹吉林沙漠邊緣也營造出長長的鎖邊林……如今,內蒙古境內的沙漠擴展勢頭受到遏制,毛烏素、科爾沁、呼倫貝爾等五大沙地的生態顯著改善,沙化土地已連續多年“雙減少”。

  從1986年栽下第一棵樹起,高林樹先后綠化荒沙5000畝,村民們也跟著栽樹治沙,目前官井村綠林縈繞、莊稼成行,林地已經超過19萬畝。

  生態建設要世世代代干下去,成千上萬個“高林樹”式的庫布其人艱苦奮斗、鍥而不舍,已累計治理荒沙6000多平方公里,綠化荒沙3200多平方公里,創造了荒漠化防治的世界奇跡。

  近幾年來,內蒙古更是不斷加大環境污染治理力度,努力守好這方碧綠、這片蔚藍、這份純凈。

  內蒙古第一大湖呼倫湖、第三大湖岱海、黃河流域最大湖泊烏梁素海的治理工程都在緊鑼密鼓地實施,湖泊水質和湖區生態都呈改善態勢,濕地面積顯著恢復,生物多樣性持續增加。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生態改善的同時,農牧民通過生態農牧業、沙草產業、旅游業等提高了收入。錫林郭勒盟阿巴嘎旗薩如拉圖雅嘎查牧民在“改革先鋒”廷·巴特爾的帶領下,堅持草畜平衡,減羊增牛,少養精養,不僅草場休養生息得到恢復,牧民們的收入也由2002年的700元提高到2018年的18800元。

  從互不往來到守望相助

  石榴籽般抱在一起

  前不久,鄂托克前旗城川鎮呼和陶勒蓋嘎查在發展黨員時,蒙古族黨員一致同意推薦一名漢族小伙。這個有120多戶農牧民的嘎查,蒙古族占90%以上。

  70歲的蒙古族老支書巴雅爾芒來說,漢族有手藝,會種地,蒙古族會養牛放羊,大家互相幫助,現在家家戶戶既會種地,又搞養殖。“誰能干選誰,從沒有考慮過民族之別。”

  位于內蒙古西南部的鄂托克前旗,曾是陜甘寧邊區的組成部分和北方門戶。20世紀40年代,黨在城川鎮一帶進行過民族自治的實踐。

  “這里是蒙古族聚居地,當年受民族分隔和大漢族主義影響,蒙漢等民族互不往來,隔閡很深。”鄂托克前旗政協副主席于國強說,黨在這里領導建立陜甘寧邊區政府蒙民自治區,促進了民族交流,改善了民族關系,此后民族團結日益成為動人的風景,民族間守望相助成為共同維護的傳統。

  確實,新中國的成立,打破了千百年來民族隔閡和民族不平等,在內蒙古自治區,各民族共同當家做主,大草原人畜兩旺,生機勃勃。

  這些廣為流傳的“一家親”故事令人感動:為建設包鋼,白云鄂博的蒙古族群眾讓出敖包圣山;為發展航天事業,額濟納旗的蒙古族牧民三遷家園;20世紀五六十年代全國遭遇饑荒時,蒙古族牧民敞開胸懷接納來自南方的3000多名孤兒,用自己舍不得喝的牛奶、米粥喂養他們長大成人;連續為蒙古族婦女接生,漢族女醫生李敬秋累倒在產房里;西烏珠穆沁旗漢族牧民王貴海把貧困蒙古族牧民接到家里幫助脫貧……

  黨的十八大以來,自治區各民族增強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增進交往交流交融,民族團結深入人心。

  民族團結促大發展。全區人均GDP由新中國成立前的120元增加到68302元,農村牧區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1978年的131元增加到13803元。“各族兒女始終與國同夢、發憤圖強,緊緊擰成一股繩,創造了翻天覆地的輝煌巨變。”自治區副主席、赤峰市委書記段志強說。

  民族團結促大進步。如今,各少數民族在校大學生比例均超過其人口比例;如果想看蒙中醫,85%以上的蘇木鄉鎮和社區服務中心都能滿足。

  和衷共濟70載,而今揚帆再起航。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抱在一起,2500多萬草原兒女緊密團結,建設亮麗內蒙古,共圓偉大中國夢!

  從含苞待放到百花爭艷

  草原文化繁榮發展

  廣袤的內蒙古草原上,曾有一個又一個少數民族打馬走過,留下璀璨的文化印跡,共同締造出燦爛的草原文化。

  一花獨放不是春,百花齊放春滿園。蒙古族短調民歌與漢族的爬山調結合,誕生了漫瀚調;借鑒漢族評書形式,用蒙古語說唱歷史故事,形成烏力格爾。在內蒙古,伴隨著民族相親,文化也逐漸相融,形成了兼具多民族特色的文藝形式,這些文藝形式又為各民族同胞搭建起交流溝通的橋梁。

  為了讓草原文化更繁榮,內蒙古70年來不斷加大傳統文化的傳承保護工作。

  2009年,烏審旗出現了一股“馬頭琴熱潮”,當地政府開始推廣馬頭琴普及活動。29歲的塔娜是當地第一批接受培訓的馬頭琴教員,她見證了馬頭琴的“重生”。她說:“我們第一批30名教員深入學校、農村、牧區傳授馬頭琴演奏技藝,將馬頭琴普及的星星之火播撒到基層。通過學校課程、老年大學、社區文化活動等形式的學習,目前全旗已經有8000多人會拉馬頭琴了。”

  伴隨著文藝的不斷繁榮,基層文化基礎設施也在日益完善。20世紀50年代初,全區僅有公共圖書館1個、文化館74個,發展到現在,公共圖書館達到117個、文化館120個、博物館185家,每萬人擁有公共文化設施、人均擁有圖書均高于全國平均水平。

  公共文化服務異彩紛呈,為群眾奉上各種“口味”的視聽盛宴。烏蘭牧騎被稱為“紅色文化輕騎兵”,自1957年成立第一支烏蘭牧騎至今,內蒙古草原上共有75支烏蘭牧騎。2018年,僅烏蘭牧騎就完成惠民演出7000余場。“法治烏蘭牧騎”“巾幗烏蘭牧騎”“鐵路烏蘭牧騎”“小小烏蘭牧騎”等業余烏蘭牧騎隊伍,成為弘揚烏蘭牧騎精神、活躍基層文化生活、服務人民群眾的新生力量。

  內蒙古的文化不僅要讓草原人民了解,還要在世界舞臺上唱響,讓更多國外觀眾了解。近年來,內蒙古先后派出300多個文化藝術團組5000多人次,分赴40余個國家地區開展文化交流活動,推出“歡樂春節”“美麗的草原我的家·內蒙古文化周”等對外文化交流品牌活動。

  700多年前,旅行家馬可·波羅通過游記第一次將中國呈現在歐洲讀者眼前。700多年后,來自內蒙古的民族舞臺劇《馬可·波羅傳奇》來到馬可·波羅的故鄉意大利,在米蘭世博會“內蒙古主題活動日”上演出。

  草原文化在擁抱世界的過程中不斷升華。隨著“一帶一路”朋友圈的擴大,中外文化交流合作日益密切,內蒙古也在加大草原文化“走出去”的步伐,加快推進“絲綢之路影視橋工程”項目、基里爾蒙古文出版譯制項目、納荷芽中蒙出版交流工程等“走出去”工程建設。

  人相親心相連,內蒙古的文化是在各少數民族相親相交的過程中融合而成的。各民族守望相助,守護了內蒙古文化的繁榮,更守護了內蒙古少數民族美好的精神家園。

  由不滿20歲到超過75歲

  盛世草原人增壽

  盛世草原,喜慶相連,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之際,來自內蒙古自治區衛生健康委員會的消息讓人振奮:據測算,內蒙古牧民人均預期壽命已達75.3歲,比1949年的19.6歲翻了近兩番,70年間增長55.7歲,成為經濟發展、社會進步、民族團結的生動寫照。

  人均預期壽命是衡量一個國家和地區經濟社會水平和衛生服務水平的重要指標。作為牧民增壽的一個佐證,由已故歌唱家布仁巴雅爾拍攝的影集《呼倫貝爾·萬歲》收錄了近百張百歲老人的照片,其中超過一半是各族牧民,敖魯古雅使鹿部落鄂溫克“山林女兒”瑪利雅·布在2016年拍攝時已有115歲。

  1949年前,廣大牧區疾病叢生、人畜共難。與牧民平均壽命只有19.6歲相伴的,是兩個不堪回首的數字:孕產婦死亡率2000/10萬和嬰兒死亡率430‰。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誕生鋪開草原健康的畫圖。70年來,在黨和國家的支持下,內蒙古衛生服務長足進步,至2018年末,包括23個牧業旗在內,自治區基本實現每個蘇木有衛生院、每個嘎查有衛生室,孕產婦死亡率降至10.47/10萬,嬰兒死亡率降至3.77‰,天花、脊髓灰質炎、肺結核、大骨節病、克山病等曾肆虐草原的病魔,近年都銷聲匿跡。

  十八大以來,牧區健康事業有了“升級版”。家庭健康保障小藥箱工程鞏固了固定與流動相結合的牧區衛生服務體系;免疫規劃信息管理系統實現疫苗的全過程可追溯,保證疫苗安全接種;“少鹽、少油、少煙、少酒”日漸成為牧民生活方式的主流,明顯提升生存質量。

  “牧民人均預期壽命很快將超過76歲,追上自治區的平均水平,我們必須適應這一形勢,為牧民提供更好的醫療衛生服務。”自治區衛健委主任許宏智說。

  從一窮二白到脫貧摘帽

  快馬加鞭奔小康

  為吃喝犯愁、為看病犯愁、為孩子上學犯愁……20世紀,內蒙古農村牧區沒有解決溫飽的貧困人口曾一度達到600萬人,貧困發生率為67%,太多人對“貧困”有著刻骨銘心的記憶。

  天下順治在民富,天下和靜在民樂。新中國成立之初,面臨著沉重的貧困人口壓力,內蒙古黨委、政府在全區范圍內迅速開展了有計劃、有組織、大規模的扶貧開發。隨著國家推進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以及西部大開發政策的積極實施,貧困面逐步縮小。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全區上下打響了一場前所未有的脫貧攻堅戰。產業扶貧、金融扶貧、易地扶貧搬遷、教育扶貧等一系列精準扶貧工程在內蒙古大地上迅速推進。

  隨著一卷70米刺繡長卷徐徐展開,一只只五顏六色的花蝴蝶,好似撲閃著靈動的翅膀,飛現眼前……近日,已經脫貧摘帽的內蒙古自治區興安盟科爾沁右翼中旗的170余名農牧民,創作出繡有7000只蝴蝶的刺繡長卷,感恩國家的精準扶貧政策,并為新中國成立70周年獻禮。

  代欽塔拉嘎查65歲的阿拉坦其其格是建檔立卡貧困戶,依托刺繡產業扶貧車間等扶貧舉措脫了貧。她利用一個半月時間繡了100只蝴蝶,接入7000只蝴蝶刺繡長卷之中。“健康扶貧治好了我的心臟病,扶貧車間讓我一年收入1萬多元,現在我和老伴還享受了低保兜底,生活無憂,全憑國家的好政策。”她感激地說,“我繡的蝴蝶多是紅色,祝愿祖國母親未來紅紅火火!”

  阿拉坦其其格和科爾沁右翼中旗的脫貧故事僅是內蒙古扶貧攻堅的一個小小縮影。黨的十八大以來,內蒙古舉全區之力打贏脫貧攻堅戰,57個貧困旗縣已經有37個脫貧摘帽,5年減貧141.76萬人,貧困發生率由11.7%下降到1.06%,31個國貧旗縣農牧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2012年的5570元增加到10965元,年均增長10.2%。

  這70年,是內蒙古大地蒸蒸日上的70年。內蒙古人均可支配收入超過2.8萬元,馬背上的民族開上了小汽車、奔上了小康路,農牧民群眾從土窯洞、白氈包搬進了磚瓦房,有的還住上了小洋樓。過去的“老三件”“新三件”不再是富足生活的標配,寬帶互聯網、智能新家電飛入尋常百姓家。今天的內蒙古,人民安居樂業,社會安定祥和,各族群眾的日子從物質上到精神上都更加紅火起來。

  擁有最湛藍的天、最清爽的空氣、最明澈的水、最燦爛的陽光,還有最幸福的笑容,草原兒女距離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越來越近。(記者 于長洪 張云龍 任會斌 張麗娜 呼和浩特報道)(參與記者:王靖、魏婧宇、李云平、朱文哲、哈麗娜)

?

分享:

責任編輯:徐梅 李國棟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81125136017
广东福利彩票开奖结果